logo
當前位置:首頁 > 醫院管理 > 前沿理論 > 醫院經營
實行醫生去編製 多點執業還能撐多久?
2019.03.18來源:郭俊 主任醫師、資深醫院運營管理職業院長

  現實中,政策規定允許符合條件的醫生多點執業,卻普遍麵臨難以為繼的困境。儼然,編製是一把懸在醫生自由執業頭頂上的利劍,更是讓醫生自由執業變得有點苦澀。

  有關醫生多點執業、自由執業早已不是新話題的初衷。兩會期間,醫療界人大代表提議“多點執業隻是一個過渡性措施,最終的製度安排應是自由執業”。這讓醫生們惦念了多年的自由執業,就成為了一個理所當然的選擇,又是一個美好願景的基礎。

  醫生自由執業是從"單位人"到"社會人"的根本改變

  實際上,眼下的醫生自由執業是讓醫生踐行向“社會人”轉變,也意味著醫生麵對艱險的難題。就算看好的政策不斷出台,長期處於醫院編製裏的醫生們,又是否做好了自由執業的準備?現今多點執業在醫改新政的背景下,多少都有點不夠應景,致使醫生自由執業的最終走向還不是很清楚。

  事實上,醫生就是一個公共資源。現在的醫療市場實際情況需要醫生價值最大化的自我調節優解,而不是政策層麵實現大轉向,政策層麵其實可預計性已經非常強了。

  眾所周知,醫生在整個醫改過程中,具有至關重要的地位。長期以來,醫生的工作地點都是公立醫院,是事業單位,受人事編製的限定,而事業編製直接 限定了醫生後續的退休、社會福利等,所以在沒有 解決清楚這些問題的情況下,醫生不可能毫無顧慮地走出 公立醫院大門。

  目前醫生還是單位人、身份人,所以自由執業到底能夠理解到什麽程度?從現有醫生自由執業實踐成效看,醫生自由執業過程存 在很多不確定性風險,即便法律上放開自由執業,敢不 敢走出編製其實很重要。

  盡管很多醫生目前開始有意識在做自由執業的準備,可以說他們是最想脫離體製成為自由執業者的群體,關鍵是醫生有沒有強大的專業本領支撐自由執業,一旦脫去體製的保護,自身的生存都很難。現階段隻有少數醫生走出了自由執業這一步,醫生的主體仍是具有豐富經驗和高級職稱與學曆的醫生。

  這或許意味著,醫生自由執業是以優質醫療資源的自由流動支撐醫改成效增長,尤其是變醫生身份管理為崗位管理,讓醫生實現從"單位人"到"社會人"的根本改變,讓醫生擁有更大的選擇權。這既是一個長期促進的過程,也是一個需要有長期的製度安排的過程。

  醫生自由執業更在乎的是個性,活力,和品質,習慣於做自己擅長的事情,才會擁有個人真實思想與行動的自主權,才算真正的自由執業人,才會具有 “不破樓蘭終不還”的職業化魅力。

  就 經濟學意義講,在開放的醫療市場環境中,醫生自由執業不再受所在單位“編製”的羈絆,實現醫生人力資源的自由流動,通過身份變革為自由人,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權益意願來選擇執業機構和工作方式,接受市場認定的薪酬。不僅僅意味著隻有自己開診所、建醫院。

  實際上,醫療市場的背後是有諸多不同製度、文化,以及市場發展程度各異的市場,或者說有很多其他市場化醫療領域中的行業,可以隨意按照自己的意願去選擇。

  在當前信息化條件下,在一個執行國家主導醫療健康服務、市場機製,法律規範的管理框架下,醫生自由地執業,不可以違反法律。如果隻有鼓勵,沒有製約,這個製度是很可怕的。任何一個醫改方案忽視了對醫生的激勵和製約機製,這個方案也是不會成功的。醫生的管理有兩點可以參考:一個是醫生自由執業依照屬性履行理所當然的可靠管理,另外一個就是利益相關方的管理。

  現在有兩個趨勢值得醫生自由執業期待:一個是已經走出體製的醫生集團正在起到示範作用,帶頭作用;一個是越來越多醫療新技術開始服務於醫生,而這些醫療新技術所鼓勵的趨勢正是醫生自由執業。把自由醫生聯合起來,人盡其材本身就是一種境界,“共進共退,共享利益”對於任何一個團隊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的。

 實現醫生自由執業所具備的硬件條件

  現實中,醫生自由執業的實踐意義深遠,醫生在架空編製的趨勢下,自由執業是醫生資源的總釋放,也是能不能做成這個事情的基本前提,需要思考如何適應這一變化,更需要多的經驗和摸索。

  首先,醫生在選擇自由執業前,先問問自己,自由執業的熱情是一種衝動,還是熱情衝動背後已具備有底氣。其次,需要再往遠看一點,能不能承受自由執業的狀態。有的醫生以為自己有資源就可以自由執業,問題在於一旦失去編製身份可能麵臨自以為優質技術落不了地的困境。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自由執業。

  真正的自由執業是,以過硬技術出發做能落地的醫療產品和服務。每天都在想如何更好地活下去,如何賺錢發工資,如何為合夥人創造更大的價值,這樣才算是進入了具備自由執業必要條件的狀態。這些真實的壓力與困難,與平時曬在朋友圈裏的自憐自艾抑或自嗨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對於那些蠢蠢欲動想自由執業醫生而言,最好是在思考寬度和深度兩個方麵都有了更大進步後,考慮自由執業也不遲。

  任何事情都不能想當然,醫生自由執業的決定需要更客觀的去明確,抑或確認醫療市場的規模及醫療需求用戶消費屬性,客觀了解市場已有醫生自由執業的情況。從這個意義上講,醫生自由執業會具有更加廣闊的施展的舞台,也就有了醫生真正能夠兌現自己更大價值的可能。

  自由執業解放了醫生,調動了醫生的積極性,釋放了生產力。這種綜合價值鏈能力是醫生將自身的本事,通過互動的形式與醫療消費用戶需求進行連接,而連接的原因就是醫生所發現的用戶消費醫療健康的需求,連接的結果就是醫生價值鏈的體現;醫療需求消費用戶對醫生具有了信任感的連接,醫生與用戶的互動成效就會更大。

  以全科醫師為守門人,幫 助病人解決一般疾病,把大量常見病、多發病、慢病 管理的患者留在基層處置,同時把真正有需要的病人分診到更好的醫院。這種醫生自由執業運行模式,能夠促進醫生形成團隊,實現 雙向轉診和分級醫療製度實施,用中 國式辦法解決好醫改這個世界性難題。

  作者:| 郭俊 主任醫師、資深醫院運營管理職業院長

行業資訊/文章頁/相關閱讀上
行業資訊/文章頁/相關閱讀下
Copyright © 2004-2019  北京先鋒寰宇電子商務有限責任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京)-經營性-2015-0005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經營許可證:京ICP證040724  京ICP備15050077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