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 權威解讀 > 媒體
全文解讀!2019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見稿)
2019.03.20來源:中國醫療保險 夢瑤

  自2017年調整醫保藥品目錄以來,已經過去了兩年。

  3月13日,國家醫保局官方網站發布《2019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2019年征求意見稿》),正式就醫保目錄調整工作向社會各界公開征求意見,時間截止至3月26日。

  毋容置疑,這份文件猶如一枚重磅炸彈,讓尚未從“4+7”帶量采購餘波影響中走出來的醫藥行業更加“熱鬧”起來。而這份文件中所提出的 “2019年6月發布常規目錄” 、 “2019年8月發布談判準入目錄” 這樣緊湊的時間表,相信也讓所有醫保和醫藥從業人士都感受到了此次目錄調整工作的緊迫性和重要性。

  小保在第一時間詳細閱讀了《2019年征求意見稿》全文, 逐條梳理其中的關鍵信息,並將其與上一輪目錄調整之前(2016年9月30日)發布的《2016年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調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2016年征求意見稿》)進行全麵對比, 希望能夠幫助大家更好地理解這份文件。

  目標任務


  解讀: 兩次目錄調整的目標任務的共同點在於都明確了擴大目錄範圍、提高保障水平、保證基金平穩運行。不同點在於,2019年另外強調了“實現藥品結構更加優化”、“醫保資金使用效益更高”。小保認為,這是醫保開始“基於價值的戰略性購買”的體現,也間接暗示本輪目錄調整將更關注藥品的臨床效果,甚至很可能會像胡靜林局長在兩會“部長通道”上說的那樣:不具備條件的藥品將被調出。

  基本原則


  解讀: 兩版征求意見稿對於基本原則的表述雖然略有出入,但總體思想是基本一致的,都包括堅持維護人民健康、堅持基本保障、堅持公開公平公正、堅持專家評審機製、堅持中西藥統籌兼顧等原則。

  調整內容


  解讀:

  首先來看兩版征求意見稿變化不大的部分。

  第一,調整對象不變,都是以國家藥監局批準上市的藥品信息為基礎,不接受企業申報或推薦,而《2019年征求意見稿》進一步明確了藥品信息的時間節點為2018年12月31日;

  第二,調出原則不變,即被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的,以及其他不符合醫保用藥要求和條件的應予以調出;

  第三,調整方式不變,雖然《2019年征求意見稿》中對調整方式的表述更複雜,但其基本思路其實和上一輪調整/談判工作一致,即采用專家評審的方式,價格(費用)相對較低者以常規批量遴選方式納入目錄,價格(費用)相對較高的專利獨家品種通過談判方式準入。

  再來看變化較大的部分,這可能也是今年目錄調整的創新點和工作重點。

  第一,將中藥飲片納入調整範圍,

  明確中藥飲片由原來的淘汰式管理(負目錄)變為準入式管理(正目錄),以及國家層麵調整的對象僅限按國家藥品標準炮製的中藥飲片;

  第二,強調基本藥物,

  優先調整對象包括國家基本藥物,在甲乙類別調整中也會優先考慮;

  第三,重點調整對象發生變化,

  2019年不再強調地方乙類調整增加較多的藥品和職業病特殊用藥,想借助地方目錄增補來進入國家目錄可能較難實現。

  組織形式


  解讀:

  雖然從表麵上來看,本輪目錄調整的專家組相比於上一輪增加了測算專家和談判專家,但實際上,《2019年征求意見稿》隻是在2016版基礎上將專家分組進一步細化,將醫療保險專家和藥物經濟學專家單獨剝離出來形成測算專家組。而談判專家的概念在2017年開展的36個專利獨家品種談判工作時也已經引入。所以總體來說,本輪目錄調整所采用的“專家評審製”基本和2016年一致,隻是具體到實施層麵可能會更加規範化、科學化,從而更大程度地避免專家主觀意見對目錄評審公平公正的影響。

  工作程序


  解讀:

  整體來看,由於有2016年目錄大調整的經驗,《2019年征求意見稿》對於工作程序的設置明顯更規範、更全麵,將原來分為兩步走的常規品種調整和談判品種調整融為了一個完整的過程。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本輪目錄調整工作的時間軸顯得格外緊湊,從3月中旬發布調整方案到8月完成所有目錄調整工作,僅有不到6個月的時間。而在2016年,同樣的時間僅僅完成了常規品種的目錄調整。由此可以看出,此次國家醫保局對醫保目錄調整工作的決心和重視程度。而這種越來越高效、程式化的工作程序,也預示著未來的目錄、支付標準的調整或將很快進入1-2年周期性調整的時代。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征求意見稿》的工作程序中再次強調了國家基藥目錄,即明確“對於2018年國家基本藥物目錄中的醫保目錄外藥品,提請谘詢專家予以重點考慮”。而此前新進入《2018年版國家基本藥物目錄》、但尚未被納入2017版醫保目錄的品種,或將是此次調整的重點對象之一。

  寫在最後的話

  雖然從國家醫保局成立後,相關領導就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2019年要完成新一輪醫保目錄調整工作,讓更多救命好藥進入醫保。但這份征求意見稿的發布仍然讓很多業內人士感到有些措手不及,好像剛剛從上一輪目錄調整的兵荒馬亂中走出來,馬上就要麵臨新一輪的挑戰。

  但小保想說,其實從此前國家醫保局主導開展的抗癌藥談判、國家藥品集中采購等工作就可以看出來,“醫保”正在致力於轉變自身定位,由原來被動的“付費方”向主動的“戰略購買方”發展,以充分發揮“醫保”在“三醫聯動”中的導向作用。在這個目標的引導下,

  未來不隻是藥品,醫保所能購買的所有醫療服務產品都可能會麵臨這樣的局麵——在醫保的愈發科學化、規範化的購買機製的引導下,逐漸建立起更加合理的良性的價格機製和市場格局。

  所以,2019年醫保目錄調整工作開始了,但,也僅僅隻是個開始。

行業資訊/文章頁/相關閱讀上
行業資訊/文章頁/相關閱讀下
Copyright © 2004-2019  北京先鋒寰宇電子商務有限責任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京)-經營性-2015-0005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經營許可證:京ICP證040724  京ICP備15050077號-2